老照片:二战时期使用的谢尔曼坦克彩照
来源:老照片:二战时期使用的谢尔曼坦克彩照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8:31:37


“保台反独绝非空,但悲不见中华同,两岸和平统一日,家祭毋忘告乃翁。”郝柏村仿效南宋诗人陆游作诗一首。

之后郝柏村官运亨通,先后出任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、领导人办公室侍卫长、台军参谋总长并升为一级上将,成为岛内风云人物。然而,由于与当局意见相左,在李登辉与民进党的夹击下,郝柏村被明升暗降褫夺兵权,随后也逐步淡出台湾政坛。

阿念摸着她的额头安慰。老人突然惊醒,震惊中带着愤怒:“你?你怎么过来的?你不要过来啊,会传染的。”

1999年4月4日,在阔别家乡盐城61年后,无官一身轻的郝柏村与夫人郭婉华带领儿孙、亲友50多人首次返乡祭祖。一个甲子的光阴,飘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归来。在父母坟前,郝柏村长跪不起,泪流满面。

结果,除了阿念,全家人都是阴性。阿念属于轻症,进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。外婆虽然核酸显示阴性,但临床诊断症状较重,被送往火神山医院。

2020年3月30日,郝柏村离世。

阿念见到外婆时,老人半昏迷。阿念一遍遍喊着“家家”(武汉话,外婆),拉着她的手,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,惊慌地问:“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?”

郝柏村学的是炮兵专业,毕业后来到重炮部队。相对于直接与日军搏杀的步兵,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炮兵不在第一线,这或许也是郝柏村没有殉国的原因。不过也有惊险时,1938年底日军攻陷广州。在撤军的过程中,郝柏村所乘的车辆遭日本军机扫射,身边的驾驶员当场牺牲,他也满头是血。伤愈之后,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直到75年后,他在医院体检时才发现,头骨上竟然还嵌着一枚金属弹片。

2月17日,26岁的阿念在武汉客厅方舱申请到火神山医院照顾89岁的外婆。去之前,她对着视频说:“妈妈,我一定会把你的妈妈平安带回来。”视频很快在网上火了起来,很多网友一直关心着这位善良的姑娘和她的外婆。

“台湾人无论血统、语言、文字、风俗习惯,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,孔庙、关公及妈姐,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,亦如大陆各民族。”他在书中写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