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昌山火附近居民称烟雾弥漫异味浓,事发地是风景区当地交通管制


值得一提的是,3月27日,纽约州长科莫在政府官网发文称,已收到众多大型公司、慈善组织和名人慷慨捐款,附上的捐赠清单中有高盛、Facebook、蕾哈娜基金会等,其中还包括华为。科莫州长随后还在社交平台上再次点名感谢华为。

早在1月20日,美国就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患者。但彼时,似乎鲜有人在意这种病毒的“突袭”。一直到快两个月后,美国大多数民众才回过神来,而此时,美国确诊病例已经数以万计了,全球范围内的确诊人数更是以十万为单位。

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,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,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,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,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事实上,美国在这场疫情中的反应确实相对滞后。有美国留学生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,“直到3月中旬,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。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。”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的隔离人员从附近隔离点被送回至机场,可以回家了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入境检疫说明:视检疫设施和机场运转情况,分流到隔离点需要花费4到6小时不等的时间;采样12小时后才能得到新冠肺炎检测结果,结果显示为阴性的话,可以直接离开;隔离点提供负压隔离房,我们会确保洗浴和食物供应。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但在过去一周里,美国总统似乎这部法例并不“感冒”,在24日前并没有行使过该法例的任何赋权。

纽约州长科莫对于当地疫情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在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三万台呼吸机不果后,终于在周二的新闻记者会上“大吐苦水”,对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“隔空喊话”,指责联邦政府在调动医疗物资上不力。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更是自3月19日起,一连3天在发布会上质问美国总统:“你没有运用政府的手段,你一直在犹豫”;“你只是看着,等着”;“任何负责任的总统,都会和我们沟通如何处理疫情”。